寒春

=墨清明
正常女子,不是腐癌
主要墙头:君临臣下 虫铁 奇异铁 盾冬 盾铁 德哈 锤基 柚天 兄坑 百四 双北 宝石之国 龙族 MHA 京剧猫 秀家仨儿子
bsd半退不退吃太芥 MHA主大三角 宝石之国主冬巡 郭曹死也不拆 我还吃双荀的!饺子和基妹是我永远的爱(cry)
新初一生,目标是下辈子去高天原当牛郎以及补好历史争做历史同人小能手(什么)
永远的女神是林老师和童
咕噜咕噜 沉入深海

这次测出了优雅型写手
啊上次还是记者型(……)

蓝色的骨头

我多么想亲吻她精致的血管,蓝色的可爱的骨头,像秋日初霜爬上玻璃风铃;为了活上几个世纪,我们不得不死上几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百万年以后了,所有人都不在了,只有我们,只有我们永恒,我腐朽的欲望与少女的红唇永恒在那个夏天。她的美妙在于半透明的湿润纠结的波提切利式的睫毛,在于她咬住嘴唇时迷人的失落的神态,在于她两颊星星落下的影子。她像古代的女神以黄百合为衣,烟雾尖利地戳穿幻境里粉红的棉花糖。金黄色的毛茛突然在我眼前消失殆尽,留下的没有野向日葵也没有紫丁香,只有粗俗的女大学生们踢踏着硬底皮鞋。

在那厚重的木门后鲜艳明亮的柿子和牵牛花 ,仿佛在嘲笑我的无知,叫我心里一下凉到底,光线,吱吱呀呀的床榻,一切都不见了,都没有了。只有绿叶的惊惶与失去乐园的恐惧在我身旁。

是新女儿 大部分都是课上摸鱼因此人体大有问题(
是可爱的笑眯眯眼呀!

偷跑的草图和二位托斯卡小姐的基本人设

我他妈发誓我一辈子喜欢马良太太画的手
太好看了 我疯狂安利

太 阳 将 会 再 次 照 耀 我 们

我猜她是彻彻底底的死去了:我抱着她,心激动狂喜地要跳出来,黑漆漆浑浊血液像高速列车直冲头顶,告诉我身上每一个角落:这是我的黑兹。我的黑兹,我的黑兹,她静静躺在我的臂膀里,像上一个世纪安详恬静的女郎,等了一辈子的甜香下午茶。我用颤抖的手指触摸她透明的睫毛,古希腊式的鼻梁,发白起皮的嘴唇,细弱的脖颈,眼泪顺着脸颊滑进口唇中,带着痛苦的甜蜜让我抑制不住地震悚。可实际上她是那样鲜活,和我一起抽万宝路大半夜踏着昏黄灯光穿梭这个城市,像个国中小姑娘一样吐出细细的烟雾,坐在吧台边摇晃装着橙子果汁的香槟杯。(酒吧不向未成年人提供酒精饮料。天哪,没劲货。)此刻她与往常一样又攥住我的头发:你怎么还穿校服?因为裙子好看。我笑眯眯抚摸她颧骨突出眼窝深陷的脸庞,我的黑兹,我的黑兹,我的小公主,我的小鸽子,ma petite fée, mon coeur, mon ange*,她正在我心中在我眼前放荡不羁荒废青春,而我将一次又一次原谅她惩罚她。噢,我亲爱的,我足将千万支诗献给你,使深谷的百合为你高唱赞美之词,但在那之前它们将会率先枯萎,佝偻的枝茎深深下垂,直至地面。她轻巧地跃下高脚凳,向我抛来烟盒与打火机:Another?

*:法文,我的小仙女,心肝,天使夏娃

哎呦你妈 突然发现马上要初二了我依然这么垃圾 有些焦躁.jpg

最佳骗徒

我在学校天台上找到了洛德,彼时她正端着盒饭坐在天台边上,脚下百尺高楼头顶燃烧的云。太阳透过她白色的纤细发丝照过来,温暖湿润正如季风。她喃喃地说,时雨,时雨,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原来有爱的?我轻藐地想我当然知道,然而她根本没有让我回答的意思,自顾自说下去,太阳晒着真舒服啊,可是也好痛噢。我为爱努力了几千几百年,但是我是不可能懂得爱的,多残忍啊?我说这完全不残忍,对于你这怪胎来说什么都一样。快点吃饭,不然你就给我自己在太阳下面徒步四公里去快餐公司送饭盒。她依然不理,她说那我来死一次看看,说不定就懂什么叫爱了。
然后她站起来,面对我,伸开双手闭上眼睛。砰的一声就像金鱼吐泡泡。
她就算死了也那么讨人喜欢,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显得很自然,血液就像夕阳下流动的黄金。我发不出声音,我大哭,眼泪浸透了衣袖和她鞋印里遗留的蒲公英与破碎的蝶翼。世间再无天使了。
但是突然间我又看到了她,而我脸上糊满眼泪。她的金色笑容里遍布悲怆:看到了吗,你杀不死我。突然间她又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端起饭盒:时雨,吃饭了吗?要不我这份给你吧。
我喉咙干涩,泪腺枯竭。我听见我嘶哑的声音平静地说,你个骗子。滚。

🍴

我夜半月下翻窗进画室,眼睁睁瞧她在画架前呆坐。我将手搭在她细细白白的后颈,她手中调色盘突然像失水的鱼一样溜走,颜料沉在鱼的尸体里。她不讨喜,沉寂地坐在热热闹闹的青春少女群里,眼神里透一股凶气,鼻子高耸得像斯拉夫人,嘴唇薄削,干裂起皮。但是皮肤是性感少女棕色有蜜糖绒毛的皮肤,眼睛里长满了紫罗兰和黄百合,和灼热的太阳缠绵融化,一丝一丝慢慢流淌下来,像烧熟的油。她没有很惊讶,骨节突出的手指缓缓抓住我的黑色长发,扬起头看我,这时我一厢情愿地想她的嘴唇里喉咙里有千千万万朵向日葵紫丁香金钟花含苞待放,但是她杀死了它们。我说:明天我们来画向日葵和白鸽好不好?你答应我。她暗金色的鬈发乱蓬蓬地绽放了,睫毛——那么长——下透明的眼球竟然如玻璃珠一般。
你大可不必如此。

💧

你不明白,亲爱的,你不明白。
有那么一天你突然醒来了,然后你说:我不想当你的朋友,我想做你的爱人。我说可以,都可以。你当我的爱人已经千千万万遍了;但是我曾对奥丁发誓,我说我一定会陪着你。你说:我不明白。对,你不需要明白,现在你是我的爱人了。

🌗

她说人的最舒适体感是26摄氏度。我想我在水中没有风,是不是最舒适?我一点点沉下去,水波像花瓣一样包裹住肮脏的躯体。我试图想象这是天堂,我躺在粉色棉花糖花瓣里,没有风,最舒适的26摄氏度和柔软的光。可是我的心脏开始在扭曲挤压中尖鸣不已,我不能够死去了。

THE PINK PEACH 🍰

她摘来一个透红的桃子,洗也不洗,就用她那华贵的丝绸裙子草草一擦。即使这样她的动作也显得那样高贵——她微微向右转,身子沉着地并没有怎么动,在温柔暧昧的晨光中她脸的轮廓显得如此柔软真实。她咬下一口,桃子的绒毛正如她天真面孔上金色的绒毛,是青春与生命,也是鲜美的汁水。她抬眼向我一瞧,似笑非笑,宽大的裙子像古希腊的女神们一样蓬松在草地上,礼帽上金色的羽毛微微颤抖,闪着细碎的光。

🦄

离开她那一天我穿上自己最好的白裙子,套上米色长袜和黑皮鞋,露出小腿和膝盖。走过车站时肮脏不堪的广告灯箱照出我的影子,我看到自己就像一个女中学生。可我已经不再是女中学生了,这辈子也不可能了。

实名告白范小凡同学 为什么会有这么可爱的龙啊?!

 @香蒂摘黄柑橘🕋 我女儿就要完成了!还差点东西~

爹妈送的美丽棉花糖!巨可爱

是自己的橡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