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岚

=墨清明
主要墙头:龙族 京剧猫 果宝特攻 秀家仨儿子
bsd半退不退只吃太芥
目标是下辈子去高天原当牛郎

源稚女的眼角微微挑起来,眼帘却下垂,不急不缓勾出少年清秀的眉眼。长发没有扎起来,他单手在梳妆台上撑住脸颊,单薄的和服没有穿好,绯红色的羽织自肩上缓缓滑落,露出内里纯白的单衣。发丝软软地从他肩上一直披到腰间,美得让人想起来娈童。

眼泪被江南老贼赚了个够本!!

我,我tm……
我从手到心灵都在颤抖啊咱手机都砸脸了啊!!!!
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这样写东西吗!!!!明妃是仙女姐姐啊!啊!!!!!!
让我暴毙一下。……

“发烧了,”墨清明轻轻吁出一口气,“果真是个病弱得很的小公子。还不肯回去,报应!”
法琫紧闭双眼,脸色苍白,两颊烫的像要烧起来。墨清明认命地叹口气,披上一件大袄去小药房找药给他煎。
正是初春,春寒料峭,她早就预料到这体弱的家伙会发烧,简单的药材早已准备好几份。她生起小火,听着药液在静谧的夜晚之中咕嘟咕嘟地冒着泡,带点苦涩的药香慢慢散发出来,像绕指的雾一般在小小药寮里化成潮湿的空气。
将瓷碗中的液体顺着他口角小心翼翼地倾倒进口中,给他掖好被子,“睡觉真不老实……大半夜愣是给你吓醒了,唉。”墨清明牵起他的一只手。平心而论这人手还是蛮好看的,手指修长,皮肤白皙,骨节清晰可辨,更像富贵人家小姐少爷的手,偏生是这和尚的。她又嫉又恨,口中直念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太可惜了,一边悄悄扣住和尚的五指,握得死紧。

我在写什么……迷茫。 @感觉叙述

墨清明,平胸道姑,右眼下有泪痣。视力不是很好,因此戴着单片眼镜(左眼)。黑色长直发。师父死后继承了道观,外表看上去虽然成熟了一些然而本质依然没有变。满口烂话,脸皮更加厚,天天就知道赖在和尚那里喝桃花酒,喝醉了就弹琴,用琴声摧残他的耳朵,拉着他絮絮叨叨跟小八婆一样念叨陈年旧事。一天天在小城里有了点名声,自己却不是很在意了。白天出门会先把道观打扫得干干净净,插一支新花再出去。武器是一把折扇。扮男相功力大有长进比原来还好看,一条街走完身上全是脸红的大姑娘小女孩儿扔的手绢扇坠。但是却都笑吟吟接了,接完还不要脸地说哎呀我已经有娘子啦顺便扯扯和尚袖子示意他配合一下。没法子,扮女相的和尚只得装出一副小鸟依人模样,足能叫她笑半年。
从师父处习得不少不良习惯完全不像个十五岁的女孩,反而像不良少年。

我还不懂半夜突然慌乱无所适从的心情

给法明小姐姐的生贺线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