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墨清明
正常女子,不是腐癌
主要墙头:刀剑乱舞 drb 东邻西厢 君临臣下 漫威 hp 柚天 兄坑 百四 双北 宝石之国 龙族 MHA 京剧猫
刀剑全员厨!冲田组可逆不可拆
bsd半退不退吃太芥
MHA主大三角
宝石之国主冬巡
郭曹死也不拆 我还吃双荀的!饺子和基妹是我永远的爱(cry)
准初二生,目标是下辈子去高天原当牛郎以及补好历史争做历史同人小能手(什么)
永远的女神是林老师和童
咕噜咕噜 沉入深海

【太芥】凤蝶

依然是性转短打ooc 给 @云中三月春 的践行礼♡
治子小姐突然说想要出来走走,于是立即很坚决地跑出了门外,关上大门的一瞬间还对我吐了吐舌头。我叹口气,慢慢站起来收拾了满桌的刺绣,布帛上的一只只蝴蝶色彩真是扎眼。龙仙,你不闷吗?她这样问我,语调很是随意。我略微地摇一摇头,她失了兴味般撇撇嘴,勾起一个勉勉强强的微笑,转过头去。园中有那么多的蔷薇,她们都颜色和治子小姐的口红一模一样。治子小姐是不是一朵蔷薇?
春天的花园原来是这样美的,可是我的心中仍发着堵。她不适合我,她是要浓妆艳抹的,而我只能用黑白两色撑起我的整个世界。治子小姐说我的眼睛一点都不好看,像是打磨失败的石头,黑黢黢的没一点光泽。治子小姐离开以后,我跑回浴室,生平第一次仔细地看自己的眼睛。治子小姐说得对,它就是一颗悲哀的石头,就算在最美的仙境里也只能流出无谓的浑浊的泪。我瞪着镜子,直把眼眶瞪得有些泛红。我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垂下眼帘擦了擦眼睛,它便更红了。
可是我看出来她明明是喜欢它们的。
治子小姐用冰冰凉凉的手指拂过我的肩胛骨,她总是执着地称它为蝴蝶骨。龙仙,你这里是不是曾经长过好看的翅膀呀?她微微笑起问我,我恍惚间想到了被困在布料上的蝴蝶,治子小姐背后展开了新生凤蝶特有的潮湿宽大的黑色翅膀,她是女神,阴暗的世界上唯一沾染上骄奢淫逸的女神。我哭泣着想要去拥抱她,亲吻她,我的眼睛终于染上了一丝水光。可她并不以为然:这样就不像原来那样了,我不喜欢。于是我诚惶诚恐地收起我眼中的晨露,虔诚地仰起脸看她,她似笑非笑的冷酷眼神藐视一般的投射过来。信徒,你只知虔诚跪拜,可是对于神而言,你不过是尘土一粒呀。
对着一朵的花,若是产生了恋爱的兴趣,在最后便会凋零,那就是命运。她像是蝴蝶一样飞走了,没有人可以留住她,她本是蝴蝶。
窗台上停了一只黑色凤蝶,蔷薇色的眼纹十分显眼,干枯的灰黑色身体几乎没有一点重量,已经死去了。我用手指微微地碰它一下,它的翅膀便碎了一部分,鳞片在阳光下闪着细光。我又哭了,想着治子小姐会怎么说。小笨蛋龙仙,这几个字在喉咙里打着转,总算带着涩意吐了出来。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