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遊 蕩 與 出 走

奇奇怪怪的片段

我估摸着它在文里出现的可能性不大了。
我仓皇地抬头。治子小姐已不在了,可是为什么这一条街上充盈着她的气息她的身影她的笑靥?那边的女孩子有鸳色的眼睛,前方的女孩子长着深棕的长卷发。我怀抱着侥幸心理,她们不是治子小姐,她们不过一群庸人。可是我忘记不了治子小姐,她好像存在于我每一口呼吸的空气中时时刻刻漫不经心地挑起我最敏感的筋,让我血肉淋漓之后再告诉我,你不要逃了,没有用啦。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