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墨清明
正常女子,不是腐癌
主要墙头:刀剑乱舞 drb 东邻西厢 君临臣下 漫威 hp 柚天 兄坑 百四 双北 宝石之国 龙族 MHA 京剧猫
刀剑全员厨!冲田组可逆不可拆
bsd半退不退吃太芥
MHA主大三角
宝石之国主冬巡
郭曹死也不拆 我还吃双荀的!饺子和基妹是我永远的爱(cry)
准初二生,目标是下辈子去高天原当牛郎以及补好历史争做历史同人小能手(什么)
永远的女神是林老师和童
咕噜咕噜 沉入深海

“发烧了,”墨清明轻轻吁出一口气,“果真是个病弱得很的小公子。还不肯回去,报应!”
法琫紧闭双眼,脸色苍白,两颊烫的像要烧起来。墨清明认命地叹口气,披上一件大袄去小药房找药给他煎。
正是初春,春寒料峭,她早就预料到这体弱的家伙会发烧,简单的药材早已准备好几份。她生起小火,听着药液在静谧的夜晚之中咕嘟咕嘟地冒着泡,带点苦涩的药香慢慢散发出来,像绕指的雾一般在小小药寮里化成潮湿的空气。
将瓷碗中的液体顺着他口角小心翼翼地倾倒进口中,给他掖好被子,“睡觉真不老实……大半夜愣是给你吓醒了,唉。”墨清明牵起他的一只手。平心而论这人手还是蛮好看的,手指修长,皮肤白皙,骨节清晰可辨,更像富贵人家小姐少爷的手,偏生是这和尚的。她又嫉又恨,口中直念暴殄天物啊暴殄天物,太可惜了,一边悄悄扣住和尚的五指,握得死紧。

我在写什么……迷茫。 @感觉叙述

评论(1)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