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春

=墨清明
正常女子,不是腐癌
主要墙头:刀剑乱舞 drb 东邻西厢 君临臣下 漫威 hp 柚天 兄坑 百四 双北 宝石之国 龙族 MHA 京剧猫
刀剑全员厨!冲田组可逆不可拆
bsd半退不退吃太芥
MHA主大三角
宝石之国主冬巡
郭曹死也不拆 我还吃双荀的!饺子和基妹是我永远的爱(cry)
准初二生,目标是下辈子去高天原当牛郎以及补好历史争做历史同人小能手(什么)
永远的女神是林老师和童
咕噜咕噜 沉入深海

最佳骗徒

我在学校天台上找到了洛德,彼时她正端着盒饭坐在天台边上,脚下百尺高楼头顶燃烧的云。太阳透过她白色的纤细发丝照过来,温暖湿润正如季风。她喃喃地说,时雨,时雨,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原来有爱的?我轻藐地想我当然知道,然而她根本没有让我回答的意思,自顾自说下去,太阳晒着真舒服啊,可是也好痛噢。我为爱努力了几千几百年,但是我是不可能懂得爱的,多残忍啊?我说这完全不残忍,对于你这怪胎来说什么都一样。快点吃饭,不然你就给我自己在太阳下面徒步四公里去快餐公司送饭盒。她依然不理,她说那我来死一次看看,说不定就懂什么叫爱了。
然后她站起来,面对我,伸开双手闭上眼睛。砰的一声就像金鱼吐泡泡,她就掉在地上,像一片羽毛。她就算死了也那么讨人喜欢,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显得很自然,血液就像夕阳下流动的黄金。我发不出声音,我大哭,眼泪浸透了衣袖和她鞋印里遗留的蒲公英与破碎的蝶翼。世间再无天使了。
但是突然间我又看到了她,而我脸上糊满眼泪。她的金色笑容里遍布悲怆:看到了吗,你杀不死我。突然间她又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端起饭盒:时雨,吃饭了吗?要不我这份给你吧。
我喉咙干涩,泪腺枯竭。我听见我嘶哑的声音平静地说,你个骗子。滚。

评论

热度(7)